描写脚的诗词歌赋摘录-供欣赏 裸足吧 百科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涂香莫惜莲承步,长愁罗袜凌波去。只见舞迥风,都无行处踪。  偷穿宫样稳,并立双趺困。纤妙说应难,须从掌上看。

一自煌捐弃,香足玉阶疏。闻道西宫路,近亦绝莺与。翠箔玉蟾窥,天街仙籁绝。抱恨坐夜长,银氏半明减。

美目扬兮,巧趋跄兮

何时见、轻衫雾唾,芳茵莲步

缓步金莲移小小,持杯玉笋露纤纤

莲步弯弯,移归拍里,凌波难偶

画栏如旧,依稀犹记,伫立一钩莲步

几摺湘裙烟缕细,一钩罗袜素蟾弯

浑似飞仙入梦,袜罗微步,流水青苹

踏青游,拾翠惜,袜罗弓小。莲步袅。腰支佩兰轻妙。

端正纤柔如玉削。窄袜宫鞋,暖衬吴绫薄。掌上细看才半搦。巧偷强夺尝春酌。稳称身材轻绰约。微步盈盈,未怕香尘觉。试问更谁如样脚。除非借与嫦娥著。

浦凌波,为谁微步,轻尘暗生。记踏花芳径,乱红不损,步苔幽砌,嫩绿无痕。衬玉罗悭,销金样窄,载不起、盈盈一段春。嬉游倦,笑教人款捻,微褪些跟。  有时自度歌声。悄不觉、微尖点拍频。忆金莲移换,文鸳得侣,绣茵催衮,舞凤轻分。懊恨深遮,牵情半露,出没风前烟缕裙。知何似,似一钩新月,浅碧笼云。

袜儿窄剪鞋儿小。纹鸳并影双双好。微步巧藏人。轻飞洛浦尘

罗袜生尘洛浦东,美人春梦琐窗空,眉山蹙恨几千重。

永寿兵来夜不扃,金莲无复印中庭。梁台歌管三更罢,犹自风摇九子铃。

六寸肤圆光致致,白罗绣屧红托里。南朝天子欠风流,却重金莲轻绿齿。

纵态迷欢心不足,风流可惜当年。纤腰婉约步金莲。妖君倾国,犹自至今传。

翠钗照耀衔云发,玉步逶迤动罗袜。石榴绞带轻花转,桃枝绿扇微风发。

轻绡裙露红罗袜,半蹋金梯倚枝歇。垂空玉腕若无骨,映叶朱唇似花发。

春楼处子倾城,金陵狎客多情。朝云暮雨会合,罗袜绣被逢迎。

暖嫌罗袜窄,瘦觉锦衣宽

安得金莲花,步步承罗袜

201410261414331550837828.jpg

宋王回《双凫》:

时时行地罗裙掩,双手更擎春潋滟。傍人都道不须辞,儘做十分能几点。

春柔浅蘸蒲萄暖,和笑劝人教引满。洛尘忽浥不胜娇,剗蹈金莲行款款。

毛文锡《摊破浣溪沙》:“罗袜生尘游女过,有人逢著弄珠回”,

牛希济《临江仙》:“轻步暗移蝉鬓动,罗裙风惹轻尘”,“ 凌波罗袜势轻轻,烟笼日照,珠翠半分明”,

牛峤《女冠子》:“玉趾回娇步,约佳期”,

尹鹗《杏园芳》:“含羞举步越罗轻,称娉婷”

以及薛昭蕴《醉公子》:“慢绾青丝发,光砑吴绫袜”

毛熙震《浣溪沙》上阙:“碧玉冠轻袅燕钗,捧心无语步香阶,缓移弓底绣罗鞋”

夏侯审《咏被中绣鞋》:云里蟾钩落凤窝,玉郎沈醉也摩挲。陈王当日风流减,只向波间见袜罗。

花明月暗笼轻雾,今宵好向郎边去。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  画堂南畔见,一晌偎人颤。好为出来难,教君恣意怜。

罗袜罗袜,香尘生不绝。细细圆圆,地下得琼钩。窄窄弓弓,手中弄初月。又如脱履露纤圆,恰似同衾见时节。方知清梦事非虚,暗引相思几时歇?

凌波起罗袜,含风染素衣。别有知音调,闻歌应自飞。

罗袜凌波生网尘,那能得计访情亲。

《玉阶怨》:玉阶生白露,夜久侵罗袜。

《感兴六首》:香尘动罗袜,绿水不沾衣。

《寄远十一首》:盈盈汉水若可越,可惜凌波步罗袜。

张说《咏尘》:仙浦生罗袜,神京染素衣。

孟浩然的《同张明府碧溪赠答》:仙凫能作伴,罗袜共凌波。

还有他的《大堤行寄万七》:王孙挟珠弹,游女矜罗袜。携手今莫同,江花为谁发。

王维《凉州郊外游望》:女巫纷屡舞,罗袜自生尘。

岑参《夜过盘石,隔河望永乐,寄闺中,效齐梁体》:波上思罗袜,鱼边忆素书。

赵嘏《叙事献同州侍御三首》:青云席中罗袜尘,白首江上吟诗人。

温庭钧《莲花》:应为洛神波上袜,至今莲蕊有香尘。

陈标的《公无渡河》:黛娥芳脸垂珠泪,罗袜香裾赴碧流。

范元凯《章仇公席上咏真珠姬(章仇公,大历中蜀州刺史)》:神女初离碧玉阶,彤云犹拥牡丹鞋。应知子建怜罗袜,顾步裴回拾翠钗。

李商隐的《木兰》:波痕空映袜,烟态不胜裾。

白居易《红线毯-忧蚕桑之费也》:美人蹋上歌舞来,罗袜绣鞋随步没。

美女出东邻,容与上天津。整衣香满路,移步袜生尘。水下看妆影,眉头画月新。寄言曹子建,个是洛川神。

钿尺裁量减四分,纤纤玉笋裹轻云

王深辅《双凫杯》词:

时时行地罗裙掩,双手更擎春潋滟。

傍人都道不须辞,尽做十分能几点。

春柔浅蘸蒲萄暖,和笑劝人教引满。

洛尘忽浥不胜娇,刬踏金莲行欵欵。

水龙吟?鞋杯

石榴裙底柔情,红泥留得佳人谱。草思秀陌,花忆苍苔,愁深罂鹉。只合拉、掌中飞燕,试昭阳耕(“耕”疑似“舞”字)。何人无頼,偷来裁作酒瓠。   调笑风流绝创,消受盈盈香歩。刘伶锸畔,毕卓瓮边,不辞多露。浇汝一杯,消予傀磊,许多狂诅。细尝来、不似椒醇,一半是巫山雨。

履上足如霜

新露绣行缠,足肤如春妍

吴足霜雪白,赤脚浣白纱

一弯新月凌波浅

金庸  

《天龙八部》中的游坦之——阿紫(舔足) 

《射雕英雄传》杨康——穆念慈 (比武招亲私藏绣花鞋)  

《倚天屠龙记》张无忌——赵敏 (脱袜玩脚丫)

  

李敖   胡茵梦的自传


古龙《七杀手》“柳长街忽然觉得做这两句诗的人实在不懂得女人,女人的脚,怎么能用“霜”来形容呢,那简直像牛奶、像白玉、像刚剥了壳的鸡蛋。”


《花间集》

3015441425601391118.jpg

李白 

《越女词》“长干吴儿女,眉目艳星月。屐上足如霜,不著鸦头袜” 

《浣纱石上女》:“一双金齿履,两足白如霜。” 


袁枚 《答人求妾书》“今人每入花丝,不仰观云鬟,先俯察裙下”

李商隐 “永寿宫中夜不扃,金莲无复印中庭。


陶渊明 “愿在丝而为履,附素足以周旋”


汉成帝刘骜,原来钟情赵飞燕“燕瘦环肥”,飞燕其妹赵和德亦被成帝看上,夜必拥其足而寝


方绚《香莲品藻》“香莲有三贵:肥、软、秀。。。。瘦则寒,强则娇,俗遂无药可医矣。故肥乃圆润,软则柔媚,秀方能雅。然肥不在肉,软不在缠,秀不在履。且肥软或可以形求,秀则当以神遇。”


苏东坡《菩萨蛮》“涂香莫惜莲承步,长愁罗袜凌波去;只见舞回风,都无行处踪。偷立宫样稳,并立双跌困;纤妙说应难,须从掌上看”


元代李炯有诗《舞姬脱鞋吟》“吴蚕入茧鸳鸯绮,绣拥彩鸾金凤尾。惜时梦断晓妆慵,满眼春娇扶不起。侍儿解带罗袜松,玉纤微露生春红。翩翩白练半舒卷,笋箨初抽弓样软,三尺轻云入手温,一弯新月凌波浅。象床舞罢娇无力,雁沙踏破参差迹。金莲窄小不堪行,倦倚东风玉阶立。”


唐伯虎《挂歌》“第一娇娃,金莲最佳。看凤头一对堪夸,新荷脱瓣月生芽,尖瘦纤柔满面花,觉别后,不见她,双凫何日再交加。腰边搂,肩上架,背儿擎住手儿拿。”


廖道南有《裹足》“白练轻轻裹, 金莲步步移;莫言常在地,也有上天时。”


辽代的《十香诗》“凤鞋抛合缝,罗袜卸轻霜;谁将换白玉,雕出软钩香。”


诗歌总集《诗经》描写女人的脚说:“巧趋路兮”


古人歌咏金莲的诗词歌赋、戏剧1.《濯金莲》


濯罢兰汤雪欲飘,横担膝上束足衣;起来玉笋尖尖,放下金莲步步娇;踏罢香风飞彩燕,步残明月听琼笛;几回宿向鸳被下,勾到王宫去早朝。


《欢喜冤家》 [第十八回


《夜行船》把小脚看作可怜爱的,或带有性色彩的偶像.


比如常向心头挂,争如移上双肩?搭问得冤家既肯,须当手亲拿,或是胳膊上擎,或是肩儿上架,高点银灯看咱,惦弄彻心儿欢,高放着尽情儿耍。


吕止庵 []


《菩萨蛮》


涂香莫惜莲承步,长愁罗袜凌波去;只见舞回风,都无行处踪,偷立宫样稳,并立双趺困;纤妙说应难,须从掌上看。


苏东坡 []


《缠足》可与唐伯虎的诗相比美,此中风情的倾述令人遐思不已.


白练轻轻裹,金莲步步移;莫言常在地,也有上天时。


廖道南


《画堂春》做爱如果没有三寸金莲的参与,真是不可思议的。


凤头低露画裙边,绣帮三寸花鲜,凌波何幸遇婵娟,瓣瓣生莲;怪杀夜来狂甚,温香一捻堪怜,玉趺褪尽软行缠,被底灯前。


《怯寄生草》绣鞋是示爱于情人的信物

红绣鞋儿三寸大,天大的人情送与冤家。送与你莫嫌丑来休嫌大,在人前千万别说送鞋的话.;你可秘密的收藏,瞒着你家的她.她若知道了,你受嘟哝奴挨骂,到那时方知说的知心话。


《怯寄生草》之二

红绣鞋儿三寸大,穿过了一次送与冤家。我那狠心的娘啊,今年打发我要出嫁。叫声冤家,附耳前来说句话。你要想起奴家,看看鞋上的花。要相逢除非在荼靡架,我与你那时同解香罗帕。


《沁园春。咏美人足》


洛浦凌波,为谁微步,轻尘暗生。记踏花芳径,乱红不损;步苔幽砌,嫩绿无痕。称玉罗悭,销金样窄,载不起盈盈一段春,嬉游倦,笑教郎款捻,微褪些跟。


有时自度歌匀,悄不觉微尖点拍频。忆金莲移换,文鸳得侣;绣茵催衮,舞凤轻分;懊恨深遮,牵情半露,出没风前烟缕裙。知何似,似一钩新月,浅碧笼云。


刘改之 []


词《春光好》


吴绫窄,藕丝重,一钩红。翠被眠时要人暖,着怀中。


六幅裙,簌(上’穴’下’卒su)轻风,见人遮。尽行踪.正是踏青天气好,忆弓弓。


张元干 []


舞姬脱鞋吟》奉帝王之命唱和应酬的应制诗


吴蚕八茧鸳鸯绮,绣拥彩鸾金凤尾。惜时梦断晓妆慵,满眼春娇扶不起。侍儿解带罗袜松,玉纤微露生春红。翩翩白练半舒卷,笋箨tuo初抽弓样软。三尺轻云入手轻,一弯新月凌波浅,象床舞罢娇无力,雁沙踏破参差迹。金莲窄小不堪行,自倚东风玉阶立。


李炯 []

1010495166408952586.jpg

《绣鞋一咏》


罗裙习习春风轻,莲花帖帖秋水擎.。双尖不露行复顾,犹恐人窥针线情。缫云隐映弄新月,花影依稀衬香颊.彩凤将翔相顾飞,鸳鸯谩语愁丹裂。 落红湿透燕支腻,半幅凌波翦秋水。莫教踏破浣溪沙,湿重东风抬不起。


萨都刺 []


《排歌》纤纤玉趾,掌上轻盈,供男人灯前把玩,摩挲展赏,真是道不完的相思情,满腔爱恋尽在诗作中.


第一娇娃,金莲最佳,看凤尖一对堪夸,新荷脱瓣月生牙,尖瘦纤柔满面花。觉别后,不见它,双凫(两只小脚)何日再交加?腰边搂,肩上架,背儿擎住,手儿拿。


唐伯虎 []


民歌时调《裹脚》


裹脚()儿,自幼的被你缠上。行双双,坐双双,到晚同床,白日里一步儿可曾松放。为你身子消瘦了,为你行步好郎当。为你绊住了我的跟儿,只得虽你同来往。


冯梦龙 []


词《沁园春。 美人足》


锦束温香,罗藏暖玉,行来欲仙。偏帘栊小立,风吹倒退;池塘淡伫,胎点轻弹。芳径无声,纤尘不动,荡漾湘裙一弯。秋千罢,将跟儿慢拽,笑倚郎肩。


登楼更怕春寒,好爱惜相偎把握间。想娇憨欲睡,重缠绣带,蒙腾未起,半落红莲。笋印留痕,凌波助态,款款低回蜜意传。描新样,似寒梅瘦影,掩影窗前。


梁清标 [明末清初]


《风月场上。咏金莲功用》


三寸圆趺软似棉,抛将罗袜坐床前;高翘脚趾多灵动,夹住媒头(纸媒,火捻儿)好吸烟。


马少莲 -----《梧州竹枝词》的作者


《丑*吟》


裙下双钩赛窈娘,姗姗入座冠群芳,谁知灭烛联衾际,细度双趺较我长。


江都 陆无从


《嘲讽大脚*马湘兰》


吉花屋角响春鸠,沉水香残懒下楼,翦得石榴新样子,不教人似玉双钩。


江都 陆无从


《嘲旗足》


亭亭如玉站门头,似欲人看又似羞,怪底风流谁氏女,不谙a n缠足善梳头。


《都门虫语》 []


《忆江南四好词之四》


金莲好,鞋子绣红罗,小立花间扶慧婢,高擎掌上咒情哥,三寸不曾多。


毕二姑 []


《观新娘》


锦帕蒙头拜天地,难得新妇判媸ch i妍。忽看小脚裙边露,夫婿全家喜欲颠。


《采菲录》30

8407612_201511010624230377538516.jpg

《戏噱xue诗》


凌波高歌临湖渚zhu,嫩玉文鸾此歌舞。罗袜朝行巫峡云,珠襦暮湿高唐雨。蟾钩徒脱日悠悠,步阁风生裙底秋。阁中响履今何在,只合沧浪试浊流。


钱牧斋《养疴客谈》[]


山歌《缠金边》

佳人房内缠金莲,才郎移步喜连连。“娘子啊!你的金莲长的小 ---- 宛如冬天断笋尖;又好象五月端阳三角粽,又是香来又是甜;又好比六月之中香佛手,还带玲珑还带尖。”佳人听,红了脸:“贪花爱色能个*,今夜与你两头睡,小金莲放在你嘴边;问你怎样香来怎样甜,还要请你尝尝断笋尖。”


《和明人绣鞋诗四首》其一


依约红菱两角秋,女儿学绣在针楼。着从罗幕羞人见,行傍雕栏不ZIYOU。洛女微波花四照,窈娘新样月双钩。香莲生怕污泥染,屡却探春陌上游;


另有:“才到广场歌舞地,故行莲步倩人扶”:“听惯扶梯纤履响,下楼轻似上楼声”:“何须更写凌波照,响履声来已不禁”:“飞燕今宵在掌中…”

樊山老人 樊增祥 [.道光]


词《满江红。鞋尖》


一捻轻红,恁纤细不禁捉搦。还忆得倒提金缕(),珍珠欲摘.。碧笋侵莎刚露颖,红莲出水才胜笔。认中间一道蹙金梁,朱丝直.


瞒不过,芳苔迹,遮不住,湘裙隙.。任桂榴双绣,纤纤黍shu粒。窥客蹴开珠箔线,听歌点落雕栏漆。似藕花风刮小蜻蜓,依人立。


樊山老人 樊增祥 []


民歌《情人爱我脚儿瘦》


情人爱我脚儿瘦,等他来时卖些风流。大红鞋上面就拿金丝扣,穿起来故意又把鞋尖露,淡匀粉脸,梳上油头。等他来站在跟前叫他看个够,今夜晚上和他必成就。


王廷绍 [编述《明清民歌时调集》


《缠足俚歌》

三寸金莲最好看,全*脚布日日缠。莲步姗姗多大方,门当户对配才郎。

timg (3).jpg

《西厢记》


张生思念莺莺时,就想到她的脚:


想她眉,浅浅描,脸儿淡淡妆,粉香搓腻咽项,翠裙鸳绣金莲小,红袖鸾鸟玉笋长,不想啊!其实强,你撇下半天风韵,我舍得万种思量。


莺莺烧香时:


行一步可怜,解舞肢娇又软,……步香尘,底印儿浅,


偷情后:


下香阶懒步苍苔,动人处弓鞋凤头窄。


崔莺莺等张生幽会时:

金莲蹴损牡丹芽,玉簪抓住荼靡架。夜凉苔径滑,露珠,湿透了凌波袜。


王实莆


《南乡子》

隐约画帘前,三寸凌波玉笋尖;点地分明,莲瓣落纤纤,再着重台更可怜。花衬凤头弯,入握应知软似绵,但愿化为蝴蝶去裙边,一嗅余香死亦甘。

《聊斋。绩女》


《绣鞋》

样减销金软胜绵,家牙斜坐试将眠,纤纤缝就云分瓣,窄窄兜来月上弦。未怯春风吹彩凤,只愁夜雨湿,莲.玉郎瞥见心先碎,索傍银灯掌上怜。

184108m4tp43o6mo63ot4x.jpg

张邵咏 []


《递和谐》洞房花烛之夜,需由新郎替新娘脱去日间所穿绣鞋,换上睡鞋,称为递和谐.

新婚之夜重和谐,须请良人代易鞋。卧履觅来仍怯递,含情无语掷郎怀。


以下摘自[软玉温香阁]


《递和谐》其二

蓬松云髻堕金钗,点点春情未忘怀。犹记昨宵灯影畔,教郎替换睡时鞋。


《弱女行缠》四咏

当年记是小雏鬟,缠足形如半月弯,坐到玉阶习针黹,动人怜处起来艰。

小小金莲最可人,灯前缠裹不胜春,十三四岁娇年纪,正是春闺着力时。

远看尖峭似红菱,行进时尤爱不胜,翠带力从鞋口绊,束缣缠处紧绷绷。

下榻宛如比翼鸟,拥衾却似并头莲,回思往日亦堪忆,缠裹情形今也怜。



《沁园春》 周实 玉骨冰肌、明眸皓齿、艳煞芳卿。况窄窄双钩,迎风欲却,纤纤一捻,落地无声。洛浦仙踪,莲花款步,更觉弯腰画不成。娇柔处,为檀郎误蹴,眉上愁生。 

石榴裙子鲜明,兼罗袜绣鞋着力轻。看芍药栏边,无人独去;合欢池畔,倚婢闲行。心事重重,脚跟传出,微露深藏总有情。凭谁诉、记搓摩五夜,含泪盈盈。


《解缚濯足》四咏

春风不度玉珠帘,三尺缣约不着汗,轻唤小婢合双扉,自濯双笋玉纤纤。

款步莲花不用扶,鲛绡解处见冰肤,皱眉欲索三年艾,得意谁偿一斛珠。

解时如剥春前笋,绕处能生掌上莲,试揭红裙问究竟,双凫翘翘软如棉。

休嗤束帛太戋戋,迭迭层层手自缠,着力不曾分晓夜,芳心直欲斗婵娟。


《菩萨蛮》 朱丝婉转垂银蒜,今宵底事抛针线.。怪煞太风流,频频撼玉钩。千般轻薄个,可也羞灯火.。渐觉麝兰微,画屏人欲迷。


《行缠试履》四咏

新罗绣行缠,足趺如春妍他人不言好, 独我知可怜。 ——古乐府

曾经笼玉笋,着出万人称,若使(恒,偏旁换女)姮娥见,应怜太瘦生。 ——蒲松龄

白练轻轻裹,金莲步步移,莫言常在地,也有上天时。 ——廖道南

凤鞋抛合缝,罗袜卸轻霜,谁将暖白玉, 雕出软钩香。 ——耶律乙辛

184108gh201thzg4go9b24.jpg

《满江红·.绣鞋尖》 一捻轻红,恁纤细不禁捉搦。不忆得倒提金缕,珍珠欲滴。新笋侵莎才露颖,嫩莲出水不沾泥。认中间一道蹙多梁,朱丝直。 瞒不过,芳苔迹,遮不住,湘裙隙。任桂榴双绣,纤纤黍粒。窥客蹴开珠箔线,听歌点落雕栏漆。似藕花风小蜻蜓,依人立。


《新妇金莲》四咏

锦帕蒙头拜地天,难得新妇判媸艳,忽看小脚裙边露,夫婿全家喜欲颠。

含羞吹灭彩凤灯,一种情怀自不胜,偏是儿夫解心曲,替侬被底脱红菱。

睡鞋换就软如棉,窄窄红菱两瓣尖,最是令人心醉处,凤翘高举置郎肩。 牙床高踞有闲情,手把莲钩细品评,香软何曾盈一握,红鞋三寸可怜生。


《金莲好》四首

金莲好,裙底斗春风。钿尺量来三寸小,袅袅依依雪中行,款步试双红。 金莲好,入夜最销魂。两瓣娇荷如出水,一双软玉不沾尘,愈小愈欢心。

金莲好,最俏是红菱。窄瘦纤薄香软正,轻匀腴润淡幽空,疑在梦迷中。 金莲好,踽步更纤妍。笋箨初抽春雨后,罗裙掩映绣屏间,飘逸胜天仙。


《画堂春》 董俞凤头低露画裙边,绣帮三寸花鲜;凌波何幸遇婵娟,瓣瓣生莲;怪杀夜来狂甚,温香一捻堪怜.,玉趺退尽软行缠,被底灯前。


《双凫诗 》王深辅时时行地罗裙掩,双手更擎春潋滟。傍人都道不须辞,尽做十分能几点。春柔浅醮葡萄暖,和笑教人劝引满。洛尘忽掩不胜娇,划蹈金莲行款款。


《睡鞋诗》红绣鞋,三寸整。不着地,偏干净。灯前换晚装,被底勾春情。玉腿儿轻翘也,与郎肩儿并。频频捉搦意未休,醉人儿几时轻薄醒。


《绣鞋一咏》 元·萨都刺 罗裙习习春风轻,莲花帖帖秋水擎。双尖不露行复顾,犹恐人窥针线情。缫云隐映弄新月,花影依稀衬香颊。彩凤将翔相顾飞,鸳鸯谩语愁丹裂。落红湿透燕支腻,半幅凌波翦秋水。莫教踏破浣溪沙,湿重东风抬不起。

b5b0eafb3d454e32b02a4008f22184ed.jpg

《美人缠足吟》

万缠千裹雪一团,轻绡洁白胜齐纨。浅萦玉笋云生翳,薄绕金莲月不寒。能使芳踪成细细,暗叫仙骨缩纤纤。侵晨余绪重收拾,好着弓鞋出户看。 46. 《沁园春·鞋杯》 明●瞿佑 一掬娇春,弓样新裁,莲步未移。笑书生量窄,爱渠尽小;主人情重,酌我休迟。酿朝云,斟量暮雨,能使熬生风味奇。何须去,向花尘留迹,月地偷期。 风流到手偏宜,便豪吸雄吞不用辞。任凌波南浦,惟夸罗袜;赏花上苑,祇劝金卮。罗帕高擎。银瓶低注,绝胜翠裙深掩时。华筵散,奈此心先醉,此恨谁知?


《绣鞋诗》明●徐秉衡

几日深闺绣得成,着来便觉可人情。一弯暖玉凌波小,两瓣秋莲落地轻。男陌踏青春有迹,西厢立月夜无声。看花又湿苍苔露,晒向窗前趁晚情。


《绣鞋诗》清●张邵咏

样减销金软胜绵,家牙斜坐试将眠。纤纤缝就云分瓣,窄窄兜来月上弦。未怯春风吹彩凤,只愁夜雨湿红莲。玉郎瞥见心先碎,索傍银灯掌上怜。


《双缠解缚》

解时如剥春前笋,绕处能生掌上莲。试揭红裙问究竟,双凫翘翘软如棉。


《解缚吟》

便松罗袜解行缠,有客参拜玉笋禅。剥到莹然新角黍,柔肌一捻一堪怜。


《浣溪沙》赵令畸

稳小弓鞋三寸罗,歌唇清韵一樱多,灯前秀艳总横波。

指下鸣泉清杳渺,掌中回旋小婆娑。明朝归路奈奈情何。


《忆秦蛾》正月初六夜月 朱淑真

弯弯曲,新年新月钩寒玉。钩寒玉,月鞋儿小,黛眉儿蹙。闹蛾雪柳添妆束,烛龙火树争驰逐,元宵三五不如初六。


《绣鞋诗》朱淑真

尖尖曲曲,紧把红绡蹙。朵朵金莲夺目,衬出双钩红玉。华堂春睡深沉,拈来绾动春心,早被六丁收拾,芦花明月难寻。


《赛脚会》

柳花红映鬓边插,午日才过节更佳。晓起妆楼梳洗罢,开箱先捡凤头鞋。


《其二》

绿荫如幄履茅檐,团坐门前笑语添。惹得游人偷眼看,裙边一样露纤纤。


《赏红菱》

角枕生香来暖玉,牙床剪烛试金莲。牵情多是微尖处,疑捏摩挲恁可怜。


《其二》

莲底兜红一捏绵,昼藏幽处夜同眠,尖尖媚柳春间叶,曲曲初白月上弦。


《菩萨蛮·闺人纤趾》徐谓

千娇更是罗袜浅,有时立在秋千板。板已窄棱棱尤余三四分。红绒刚半索,绣满帮儿雀。莫去踏春堤,游人量印泥。


《绣鞋》许雷池

卷帘燕子乍飞还,压线明窗且破闲。皓月光澄千缕密,红罗样好一弓弯。端宜入梦凌湘水,底事停针皱黛山。只为远人归未得,踏青无侣泪潸潸。


《舄xi置郎膝》

美人小脚倍温柔,能使名花欲见羞。傍晚漫加郎膝上,最钩春兴最销愁。


《褪舄行吟》

褪去香鞋见玉钩,嫩如春笋实温柔。捉来不向牙尖啮,总觉情丝袅不休。


《喝火令》

心比珠还慧,颜如玉不凋。砑罗裙下拜双翘,立把刚肠傲骨英气一时消。

眼借眸波洗,魂随耳坠摇。低鬟一笑过花梢,可惜匆忙,可惜性情娇,可惜新诗无福写上紫鸾绡。


《又》

再觅仙源路,刘郎鬓欲调。苍苔隐约印双翘,拜倒下风偷嗅香气未全消。

花底炉烟祝,灯前挂盒摇。茫无头绪问收梢,何日重逢,何日许藏娇,何日腮边双泪拭绡?


《闺趣四咏》

《其一》

青云重裹避银灯,自缚如蚕感不盛,只为琼钩郎喜小,几经约束纤于菱。


《其二》

瑞脑熏衣正晚妆,先将小脚濯兰汤。鞋中遍洒兰檀屑,梦转鸳衾尤觉香。


《其三》

休嗤chi被底握凌波,小脚春来惯抚摩。罗袜一双揉欲碎,足跟留有郎齿痕。


《其四》

钩鞋甫脱玉钩温,强解行缠细品论。戏将寸芽容鼻观,软香一嗅一狂癫。


《好女儿》杨慎

柳似腰肢,月似蛾眉,看千娇百媚堪怜处,有红拂当筵,金莲衬步,玉笋弹棋。


《更漏子》胭脂径上纵横小屐迹

宿雨霁ji时红狼籍,弓弓小印成行。为因花里捉密藏,间踏碎群芳。花径窄软谁量,苔痕绿到鞋帮。湿泥满径犹香,衔教燕子忙。


《弱女针黹》莲钩情韵

当年记是小雏鬟,缠足形如半月弯。坐到玉阶习针黹,动人怜处起来难。


《缠足试步》莲钩情韵双翘应怜太瘦生,日日缣jian约总为情。闲庭小步称袅娜niao nuo,弓鞋三寸窄棱棱。


《?》

幾日深閨繡得成,看來便覺可人情。一彎暖玉凌波小,兩瓣秋蓮落地輕。南陌踏青春有跡,西廂立月夜無聲。看花又濕花苔露,晒向窗前趁晚晴。


03087bf40ad162d99350937811dfa9ec8a13cd1c.jpg

福楼拜 《包法利夫人》


费滋杰罗   《大亨小传》《夜未央》


格林的童话《灰姑娘》 灰姑娘与王在舞池相遇,一双水晶鞋的故事


哈伍洛克·埃里斯《性心理研究》“在所有形式的性象征物中,最常见的是那些把脚归于理想化的象征物……看起来好像是即使在正常的情里,脚也是身体中最有诱惑力的部位”


艾格雷芒特《脚与鞋子的象征意义及其色qing性》 “赤裸的脚是表现性魅力的一种方式。脚和有关性的事物有着密切的联系”


卡尔·A·梅林杰尔《人类心灵》 “世界各国的神话和民俗里有大量的材料表明,脚与性观念有着紧密的联系。在某些地方的某些时期,人们甚至觉得裸露脚比裸露生殖器更可耻。它们表现出相当的性特色,因而被看成是极有价值的器官”


贝尔纳德·卢多夫斯基《过时的人体》 “脱掉异性的鞋袜是性占有的一种象征。的确“脚”(feet)一字经常被用作生X器的委婉说法”

timg (13).jpg

注:文章来自网络。
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条回应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扫一扫,用手机访问本站

扫一扫,用手机访问本站